美越两国的中国研究期刊

  • 文章
  • 时间:2018-10-26 07:21
  • 人已阅读

在海外,有越来越多的研究中国问题的期刊出现。

随着时代的变化,这些期刊的关注点也在不断嬗变。研究这些关注点及其变化,显然会为中国解决、认识自身的问题提供另外一种视角。

美国,从“意识形态”到“细致入微”

美国学者对中国问题的研究态势,正在发生变化。

“美国现阶段的中国研究十分关注当代中国发生的重大事件,同时注意对中国作动态的、全方位的细致观察和探讨,这表明美国的中国研究正逐渐脱离原有的、带有强烈意识形态色彩的区域研究,慢慢融入学科研究的范畴”,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朱政惠教授这样认为。

所谓的区域研究是指,美苏争霸背景下,以社会意识形态、地缘等因素划分出来区域成为研究对象。分析美国兰德公司出版的研究期刊,1980年以前,以中国外交政策为主要研究对象;1980年以后,反映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的内容日益趋多,同时其中有关中国军事、中国人权的内容也呈一个上升趋势。

这也可印证美国期刊的中国研究正出现一个崭新趋势是,“社会科学综合研究趋势、跨学科研究趋势以及研究对象的革新趋势”,美籍华人学者黄宗智曾这样强调。

在美国,针对中国问题的研究中心不少。比如,哈佛费正清研究中心被认为是美国最好的做中国研究的中心,此外,伯克利、斯坦福、密歇根等大学都有中国研究中心,哥伦比亚大学有东亚中心。这些研究中心都盛产中国研究的报告和文章,但发表不限于美国境内刊物。

2004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东亚研究中心网站公布的一批中国研究期刊中,其中名称中包含“中国”二字的期刊有25种,相比较于1993年由孙越生、陈书梅主编的《美国中国学手册》中统计的被冠以“中国”字样的52种期刊,前者中有17种在后者中没有出现,也就是说这17种是后来新增的美国中国研究期刊。

在这新增的17种期刊中,关于政治、经济的期刊占据很大的比重,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当代美国对中国研究的关注焦点。

比如,《当代中国》(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这份为学者、商业及政府决策者提供当代中国信息的重要期刊,研究领域包括经济、政治、法律、文化、文学、商业、历史、国际关系及其他社会科学与人文科学,被多家重要索引机构收录。这本期刊,收录当代中国研究论文、调研报告、书评等,现在的出版频率是每年6期。

打开《当代中国》的网站,其首页可见在今年3月份最新公布的研究论文,比如,《中国民族主义的外交政策影响研究:尖锐的转变》《政策网络与政策范式的转变:中国城市住房政策的发展》《西双版纳的艾滋病的预防和国家民族关系》……其他研究领域还有,中国大陆与台湾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应对、中国与印度的关系以及边界贸易等等。从论文题目,足见对中国问题的研究视角的细致和深入。

目前,有三大学科领域长期占据着美国对中国研究的重要位置,分别是社会学、经济学和政治学。据2002年一份来自美国伯克利电子出版社期刊(The Berkeley Electronic Press)的统计,从1978年到2002年,美国关于中国社会学、经济学和政治学的研究刊物呈上升趋势,且在1993年到1997年是一个高峰时期。

当然,“带有强烈意识形态色彩的区域研究,慢慢融入学科研究的范畴”这种研究态势上的变化,并不意味着意识形态色彩的消失。

针对中国问题的美国期刊的指向性依旧明显。例如,《中国安全》(China Security),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于2003年开始出版,这份期刊主要针对中国政治、经济、军事和国际关系。“中国威胁论”是近些年来,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西方国家提及中国在国际安全时都要涉及的一个概念,尤其是“军事威胁论”,还有最近提出的“经济威胁论”,这些概念甚至成为一种外交术语,《中国安全》是为这些概念造势的期刊之一。

2002年创刊的《中国公共管理评论》(China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view)由美国公共管理协会中国分会编辑,美国罗格斯大学国家公共生产力中心出版,刊载有关中国行政改革、公共政策、行政法、公共工作效率、业绩衡量、公共服务等议题的学术性文章。关于包括中国公共政策在内的公共领域,由公共政策引发的各种公共事件,自然也是美国期刊所愿意分析并刊载的。

越南,从“好好学习”到“降低依赖”

相对比美国,越南学者对中国研究的态度变化则是另外一条曲线。

成立于1953年的越南社会科学院中国研究所是越南最大的、专门研究中国的官方机构。现有研究员50余人的中国研究所侧重于研究中国现实问题,尤其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政治和经济变化。

该研究所主办了一本杂志,叫《中国研究》,于1995年6月开始发行季刊,后改为双月刊。该杂志设立的主要栏目均是关于中国:经济与政治、对外关系、历史与文化、港澳台地区、中国学常识,乃至典故和历史传说、动态信息。

有趣的是,该刊的作者除了有越南的学者外,还有大量的中国学者。

对越南的政治和经济有着深入研究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潘金娥,便是《中国研究》的作者之一。她的《中国加入WTO对越南等东盟新成员国的影响和启示》《中越贸易的特征及其原因分析》等文章都曾在《中国研究》上发表。

并非是中国学者有意向《中国研究》投稿。《中国研究》编辑部获取中国学者稿件的来源一般是两种:其一,依靠网络,即时获取中方的相关研究论文,一发现他们感兴趣的研究报告便会翻译成越南文在期刊上发表;其二,经常来中国参加讨论,通过学术会议来了解中国的相关研究情况,并向学者邀约研究文章;同时,还会购买一大批书籍带回越南,比如说社科院每年出版的蓝皮书。

对于中国各个年代的发展模式,越南社会科学院中国研究所的学者们显然熟稔在心,潘金娥说:“他们认为,毛泽东时代是计划经济加上高度集权的政治模式,邓小平时代是以经济发展为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按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以利益为中心的驱动去推动社会问题的发展,胡锦涛时代最大的特色就是利用国际形势推动、融入全球化,然后提出建立和谐世界,而像现在习近平提出的中华民族的复兴,在他们的眼里是,是以民族主义来推动社会的发展。”

中国发展过程中的一举一动,越南社会科学院中国研究所都看在心里,毕竟了解中国、学习中国,就是越南成立这个研究所的最终目的。而该所的研究可以直达越共高层,比如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张晋创会不定时邀请该所的所长杜进森过去会谈,并听取意见。

这也难怪在2009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将越南称作“中国模式”的“好学生”。

依托越南社会科学院中国研究所以及其主办的《中国研究》,一些越南国家级课题项目也就此诞生,比如,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研究,或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研究,这些国家级项目,会有一些经费上的补贴。一位越南学者告诉潘金娥说,大概每个项目主持人会获得补贴1000万越盾,相当于人民币3000块钱。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吴波研究员说,由于改革起步比中国晚,越南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经验一直保持高度的关注和浓厚的兴趣。但是,从革新实践看,对于中国的改革经验,越南不仅停留在学习和模仿的层面上,比如在关于执政党自身的改革上显然比中国共产党的力度要大。

“越南肯定是很重视中国,因为他把中国当做是外交伙伴中的重中之重,或者说对越南最重要的一个国家就是中国,尽管现在越南还不是特别愿意在公开场合承认学习了很多中国的东西,但事实就是如此。”潘金娥说,不过,近些年来,越南的学习侧重也在发生变化,“现在他们对西方的经验也有所借鉴,可以说是越来越重视。”

“1980年到2006年,这20多年,我认为越南主要在学中国,2006年之后,越南更多地学习西方,因为越南开始积极主动地融入世界,外交战略进行了调整,越南对中国的依赖就不是那么强了。”

以期刊为平台的学者互动

无论是中美,还是中越,针对中国问题的研究领域,一个共同点就是,中外学者之间,亦很注重以期刊为平台的线下互动往来。

中美学者的互动沟通更是如此,时下做中国研究的美国学者绝大部分都与中国学界联系广泛,如美国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李侃如(Ken Lieberthal)、美国前克林顿政府时期国务卿助理Susan Shirk、《国家的触手:中国政治体图绘》一书的作者许慧文(Vivienne Shue)等。事实上,他们的活跃度并不限于与中国学者的交往,他们往往也是被中美两国媒体频频邀约就中美问题发言的座上宾。

中越学者之间的互动也很充分,互动中,多少有点越南学者向中国学者“取经”和“探讨”的意味。

今年是越南社会科学院中国研究所成立20周年,9月,一个中国研究所成立20周年暨中国改革开放35周年的学术研讨会将在越南举办,包括潘金娥在内一些中国学者已经收到了邀请,潘金娥说,这个会议将对中国改革开放35周年的经验和不足都作出讨论。

而在去年的中共十八大之后,越南中国研究所立刻举办了一个关于中国十八大和中国的情况的研讨会,研讨会之后,受对方邀请,潘金娥提交了一篇文章,有关“中共十八大的理论创新与对中越两党理论合作的一些展望”,《中国研究》也很快就将该文翻译了过去。

在《中国研究》期刊上,鲜见越南学者对中国问题的批评意见,但实际上,在潘金娥看来,“2006年之后,越南对中国的批评声音越来越多”。

尽管这些批评意见并未公开发表,但私底下的交流却不乏其声。据潘金娥与越南学者的交流和互动,她发现,他们的批评意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国的贫富分化问题,另一个就是中国的环保问题。”而这两点,恰恰是越南正在努力规避的问题。

比如,在潘金娥看来,越南的食品安全就做的比中国好,比如说越南的牛奶就喝着特别安全;涉及到环保方面,在矿物资源开发领域,越南政府的态度是情愿不发展也不开矿。

可见,某种情况下,在这些互动交往中,往往能涉及到期刊上所没有碰触的另一面及真问题。

(实习生陈溶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