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俄蒙古学权威的一生

  • 文章
  • 时间:2018-10-26 07:21
  • 人已阅读

苏联、日本两国经过1938年张鼓峰战役、1939年诺门罕战役两次交火,于1941年回到谈判桌前,为两者的附庸政权蒙古国和伪满洲国划分边界。

谈判期间,自诩经营满蒙多年的日本人惊叹苏联人对实地情况了解之深入,最终按照苏联方面的要求完成了划界。

苏联提出的划界草案出自尼古拉斯·鲍培之手。他是俄国驻华外交官之子,1897年出生在山东烟台,随父亲在山东、东北等多地生活。少年鲍培学会了汉语,也培养了对蒙古文明的兴趣。1919年俄国十月革命时,鲍培正在圣彼得堡大学读书,此后20年间,他取得了该校东方语言博士学位,继而留在由该校改名而来的列宁格勒大学担任教授。其间,他曾前往蒙古实地考察地方文化和风土人情,逐步成为苏联著名的蒙古学专家。

显赫地位和学术专长保护鲍培逃过了历次政治清洗,但他仍因严酷的政治氛围对苏联政权产生怀疑。

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列宁格勒成为战场。鲍培离开了大学,却没有前往后方,而是投奔德国方面,成为驻高加索德军的翻译。1943年,鲍培前往德国柏林,进入万湖研究所工作。1945年德国战败后,鲍培四处躲避苏联通缉,终于在冷战爆发后得到美国伸出的橄榄枝。

1949年,他前往美国,成为华盛顿大学远东与苏联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重新开始学术研究。直到1991年去世前,鲍培都是蒙古语和阿尔泰语领域的执牛耳者,他的《八思巴字蒙古语碑铭》《阿尔泰语言学导论》均已在中国翻译出版。